小熊软糖。

花无百日红

J.Ghost:

近日。

小朱把红色小灯换成了紫色。故事里他的男孩最偏爱的颜色。

小王把工作室布置成了红色。故事里他的爱人日夜沉沦的颜色。

还有很多巧合——紧闭的窗帘,豹纹的小猫,指尖的阳光,泛金的绒毯……我大概数不清。

我有点激动。

 
或许你也记得。少年的头像是什么。男人的应援色是什么。

可能真的太久没见他俩这么暗戳戳秀了。不太适应。

我相当激动。
 
 
或许写纪实向太投入的人会被赋予预言的能力?

会就好了。

预告

明明想好那么久再也不要写他们了,悲剧已成。

然而当我看到书本上的一句话,还是想起他们,那就是一个悲剧。是英国的微小说比赛,这句话是用中文翻出来是:出生证明,死亡证明,同一支笔。


又是感叹❗

国庆放假挺开心的。

“我和同学约了出去玩。”

妈妈“这两天要下暴雨!”

“没事……”

说着我顿住了,是啊!又要下暴雨了。突然想起他们上次四支单曲,还有双人曲呢!发行的时候我们这大雨,很大很大那种。

我插着耳机,趴在阳台上,有点冷,我去扯了毛毯裹着,然后兴奋着出了汗,回到床上也是翻来滚去睡不着。

后来我心里的暴雨停了,看看外面的天好没多久就要下雨了,我的私人FM替我放出了他们的一首曲她说。我翻翻评论,有个姑娘说,“最后走的姑娘记得关灯锁门。”我知道她走了。

总是笑着说他们be了。

属于他们和我的暴雨终于停了。

窗外开始下雨了。

【洋灵】CHOOSE

中秋特档 然而和中秋毫无关系

九月是开学的月份,夏天刚去了一半,阳光还是直直射在人的背后,唯一值得人愉快的大概是时而袭来的凉风,秋天这才有了一点样子。各大高校的门口挤满了家长学生,学生一个个推着自己的行李箱,家长跟在后面可劲嘱咐,念念叨叨活脱复读机。外围的拼命朝前头挤,开车的急匆匆把车停在校门口,保安为了不丢工作,满头大汗维持秩序,“家长们!车往前面开!!校门口不能停车!”但显然这句话就是废话。大概半小时后,大部分新生已经有目标地点的散去了,大樟树下一个少年不紧不慢推着行李箱进来了。干净整洁的白T棕带淡蓝的背带裤,用手招呼了一把炸毛的黑发服帖管在后面,宽宽帽檐的渔夫帽去罩住。

趴在窗台上试图捕捉新生的学姐学长在无数次按下闪光灯后只定格下拥挤人群后,“走了......”兴致缺缺,“等等!”其中一个撤退迟的学姐叫住大部队。然后你就只听到闪光灯声音了,其中还混杂一个学姐的“呼救”,“我看腻你了!你快放开我,我的漂亮弟弟啊!”高个子的学长用手圈住她,往回拖。“记得发给我!!”楼道里还回绕她的叫声。

“学弟!”楼上的学姐学长往下望,刚刚那个学姐勇猛的挣脱男朋友的怀抱,冲过去面带微笑的问他是什么专业什么班的,后头还有一个黑脸的。“学姐好!我叫李英超,你知道旅服专业怎么走吗?”学姐殷勤的带路。还让男朋友替他拍下侧脸照,准确来说是偷拍,我们的小李英超并不知情。

————————

       校园论坛

楼主:【照片】

一楼: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神仙弟弟!!!

二楼:老娘呆在这三年终于见到活的帅哥了!

三楼:楼上还见过死的???

四楼:你还偷拍人家!

五楼:楼上有故事,快讲快讲!!

六楼:我就是四楼!我是楼主姐妹!这个见色忘友的,的把的吧跑下去给学弟带路,照片还是男朋友帮拍的。

楼主:我只是在进行颜值鉴赏。

楼主:不要歪楼,我来个大家放上学弟的初步资料,不准吐槽我。

姓名:李英超

年龄:18

性别:男(我们忽略就好,这在搞笑)

身高:183

是念得旅游专业

电话:158xxxxxx

九楼:我要去念旅游!

十楼:偷小孩行动算我一个。

十一楼:我们旅游专业今年终于要夺下校草的头衔了。

十二楼:给大家讲个笑话:我刚去问老师能不能改专业,老师送了我一个字......

十三咯: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十四楼:笑死我了!!老师还算好的,换我们老师大概直接一巴掌。

十五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帖子很快被顶上了首页。

“超模蓝柒将任新生形体课实习老师。”正准备关上手机,无意间看到这个。两个帖子紧挨着,李英超是知道蓝柒的。那段时间大街小巷都是他的代言,娱乐杂志封面也是他。去年炙手可热的一线模特,据说各大秀以及知名服装品牌都向其发去合约。然而在所有人认为这个时尚宠儿开启全新领域的时候蓝柒失踪了,拒掉所有合约,甚至已经落下的活动都支付高价违约金并致歉。

“他只教我们?”李英超刷刷评论,歪头疑惑。自来熟兄弟疯狂点头,“我们学校今年拿这个招生,你看!美女如云!”李英超扫视了一圈,点点头。“我是统招生。”【解释:这里的统招生是指特定区域的分配,非统招生就是填写意向表通过校方许可】自来熟兄弟继续往下说,“当时他退圈,

外界对他评论简直就是两个极端,一方面是对其极尽丑化,另一方面退圈常见,也没携款逃跑,将后续工作完成出色。没想到他现在还来当老师了。”突然他猛拍了一下桌子,收获了班里所有人的注视,自来熟兄弟悻悻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挠挠头,“没....控制住。”压低了声音,“旅游专业才有形体课的,今年就我们一个班。”李英超配合性点点头。自来熟兄弟看他不感兴趣就默默做好,不说了。

感叹❗

错手点入by超话

“他走后,他再也没说上队长两个字。”

好像真的是这样。

从“大家好我是oner队长岳岳。”

到“大家好我是岳岳。”

9012年我没有躺平在这,该磕的cp还是磕,但终究没有他们让我快乐。


在还没散的时候,身边朋友都是洋灵>卜岳。

我问过她们为什么,她们说:“岳岳给人的感觉就更像是家长,在带孩子。”

我说:“比起未成年的cp我更爱成年人恋爱。因为成年人更加理性,也更加懂得自己要什么。”

昨晚上小声的抽泣了。

他或许就是太理性了,感性的那部分占风太小了。他太懂自己想要什么了。所以他选择那么果断对不对,但至少感谢他给了我一个四人的演唱会。

那是最后一场,留给我的记忆。


洋灵梗

准备捕捉时间下笔

刚退下模特界转型担任形体课实习的李老师

新生入学形体极差的大学生李英超

这周有没有形体课 让我体验一下然后动起来


是一个不在现场的repo??
祝oner出道一周年快乐❤️

梦一场·致

No,Qins.No,Katto.”

“我们坤音永不抛弃,永不放弃."



|我们都曾经寂寞而给对方承诺|

“哥哥,你知道吗?这还不是最美丽的青岛!此刻还不是!”两个大高个子趴在护栏上,旁边停着两辆小电动需要扫码的那种。更高些的是个青岛人,叽叽喳喳和一旁稍矮些的叨叨。非说要领着自家哥哥去看看最美的青岛。稍矮些的笑得可开心,露着小虎牙,张口是浓重的北京腔。

|我们都因为折磨而厌倦了生活|

#卜凡个人工作室#

今天的热搜总是这么扎眼,但万能人根本不相信。傻傻的坚持这是哪个黑子要搞自己哥哥。然而此时的坤音,安静得像一潭死水。平日里四个人挤挤才能坐下的沙发,今天舒舒坦坦,因为他不在。三个人不停朝同一个号码拨电话,“对不起,您不懂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年龄最小的那个慢慢低下头,眼眶里含着的眼泪啪嗒一下砸在还没来得及黑屏的手机上。

“别打了....."队长刚准备再次播出去,屏幕顶端弹出一条未读消息,急匆匆点进去看到的就是这个。年龄最小的那个实在忍不住,他真的太小刚刚成年,他正学着从哥哥们保护的羽翼中走出来,发现那最长的先断了。他小声抽泣埋在他洋哥的怀里,哥哥轻轻拍着他的背,往日他受一点小委屈,哥哥都急着安慰,这次只是一言不发。弟弟知道这事太难了,难到谁都不敢给个说法。队长突然站起来往外走,北京今天暴雨。走到门口,队长望了望盖上拆迁的小煎饼摊,“凡子,青岛最美的地方是哪?”暴雨更大了,雨点慢慢把裤子下半截淋湿。队长轻轻点击了绿色的发送。上头显示对方输入中,队长就这样看着,十分钟还是没收到一个字。他也没拿把伞,冲进雨里,开摄像机很快拍下那个用红油漆写上已经干了的拆字。闪光灯亮起的那刻也定格了下不停的雨滴。发出去后,对方很快回了过来。就和那个拆字一样让人压抑,“岳明辉你以后一定会看到的。”很笃定的语气。。带着淋透的衣服他上了楼,手无意点到了语音键,只是在松开的刹那并么有发送成功。这段毫无内容的语音条前头是一个大大的感叹号。直到进练习室换衣服他才看到。另外两个弟弟来问的时候,他只是摇了摇头。

|只是这样的日子 同样的方式 还剩多久|

练习生的日子实在是太枯燥了。两点一线,公司和家。四个人在一起对于他们就是家。费力骑着小黄车只为了不迟到,避免被扣了工资。虽然有个人工资都被扣完了,但为了下个月的工资他要拼啊!然后踩着点冲进练习室,一天里汗水浸透不知道多少件衣服,全被丢进洗衣桶里。隔天他们来拿,重新将他们弄臭。唯一开心的大概就是出门不远的超市,随便买,工作人员买单。最小的总是扫一筐子糖,另外三个扫饮料。膨化食品他们还是算了。练习生要掌控好体重,那个最重的已经被严令禁止食用一切垃圾食品。虽然回到他们小窝,总是吃得开心。兄弟间不用说出口的默契。

|时常想起过去的温存 它让我在夜里不会冷|

除了队长得到了回复,直到凌晨也没人等来回应。年级最小的哭得眼睛红红的,他洋哥给他安抚好,替他关了床头灯,自从上次那个私生之后小孩床头就多了一盏灯,是有些黯淡但是暖人的橘色。“洋哥!”正准备走,床头灯的开关又被打开了。小孩把抱在怀里的枕头拿出来,把被窝也分一半。他洋哥去揉揉他的头,这盏灯好久没彻夜开着了。以前是抚慰外界带来的惊吓,现在是照着永远照不亮的黑洞。两个人脸对着脸,谁也没有说话,在逐渐暖起来的被窝里睡着了。队长替他们关上房门,他的床头静悄悄放着一个毯子。灯打开这个毯子带着狼图案,只是他的主人不在了,柔软的毯子还带着熟悉味道却冷冰冰的。队长把他牢牢握在手里,脱了鞋把自己蜷缩起来,无声流泪只有哭泣中加重的呼吸声音。你和我们一起共苦,以后会很甜很甜你却走了。

|早知道是这样 像梦一场|

三个人都浑浑噩噩过了一段时间,他们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但上天也不知道是舍不得这么结束还是想给个最后一击。反正他来了,因为他电脑忘在了公司,里头有个文件名字叫解约意向书。律师给他拟好的,他已经签过字了。他现在只需要另一个签字。三个人一同冲进了好久没开灯的房间,他坐在床上打开文件操控着鼠标按下了打印。打印机发出kuchikuchi的声音,A4的大小写印最让人绝望的字。他听到有人进来,慢慢转过身去,撞上三双炙热的眼。“好久不见....."很长一段的沉默,队长最后蹦出了四个字。明明该是用在旧友重逢的喜悦,最后却用成这样的凄惨。他什么也没说,拿起那张打印的纸。“凡哥!”红通通的眼睛就知道昨天没少哭,还有黑眼圈估计也没休息好。小孩抓着他的衣角,“我把忙内让给你当,你别走了......我的糖也都给你.....”小孩子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稀罕他的哥哥要走了。他只能拿出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去挽留。他包住了那只拽着他衣角的小手,什么难听话都不说。就算面对工作人员的确暴躁了,但耐心给弟弟是肯定的。“以后我们还会见的。”轻轻的把那只小手掰开。三个人就这样看着他从坤音三楼下到坤音二楼。“想好了....?”他转过头,学长抱着哭泣的弟弟。在来之前,他想好了要以最绝的态度最快的速度。但在三个昔日队友出现完全打乱了预设的想法。他点了点头,“就像当初和你一起来那样。”当初抛下自己的专业什么都从头学起,现在也是....就像是一场梦,队长看着他走下,小声说了句再见。从坤音一楼到二楼到三楼,以后可能会有四五六楼,会变成高楼大厦。只是不论他有什么错,都曾是有个少年一起吃过了苦,在出道那天尝到了甜头,然而在最浓情蜜意的时候三人甜,那多余的一份成了最苦的,苦过所有甜。

|我才不会把爱都放在同一个地方|

|我能原谅你的荒唐 荒唐的是我没有办法遗忘|

刚成为训练生那会儿,队长大概是最没基础的。两北服的就不用说了,虽然筋也没软哪去,但相关课程或多或少都有接触。弟弟小开胯比起其他更容易,还没定死在那。队长就花更多的时间去练,弟弟们瞎闹的时候他在对着镜子监督形体,回到家洗澡前回顾舞蹈动作,他总是跳的像个机器人毫无镜头感而且。他基本将自己的爱全放在这个团队上了。其实在演唱会之前他就知道这个事,他很多次去问得到的答案不尽人意,明明开胯这么疼那个人还是咬着牙死撑不叫,长手长脚舞蹈动作不放开会不好看,有些动作难倒会练上百遍的人怎么就做了这么荒唐的决定。

|我又何必把泪都锁在自己的眼眶|

队长背靠着墙慢慢往下滑了,蹲坐在地上他把自己牢牢抱住,先是小声的抽泣越来越控制不住,好像是压抑很久得以释放。刚签完字的阿懿都走过来,他们都只是看看谁也没走上去,他们都清楚的。卜凡路过那个楼梯的时候顿了顿然后脚步更快的走出那扇进进出出无数次的门。这是最后一次了,出去后他想再进来就难了,应该是不可能了。从头到尾木子洋都没哭,不是不难受,只是他看清不可能事就是不可能了。当然说不定他只是找了没人的角落肆无忌惮的宣泄,然后佯装风平浪静。

|让你去疯 让你去狂|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弟弟都没能改过来,总受习惯说出,“我让我三大哥来揍你。”说出口后又意识到自己只有两个哥哥了。另一个哥哥断了联系。队长会看着月亮发呆。四个人原本是互相守护,等着互相长满最漂亮的羽毛再一起飞翔。但其中一个突然觉得羽翼能飞就好,然后他带着还没丰满的双翅飞走了。队长突然说出一句,“或许你是金雕而我们是织巢鸟,你不需要一个温暖的窝,我们也不能织出一个这么大的屋。”




深夜说说。

我曾真心实意爱过你,所以就算你被再多人谩骂。我依旧一言不发,只是我知道回不去了。